EN
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正文

2024-03-04 16:45:48

深圳,从此再无主队


2024年1月22日这一天,深圳深圳的再无主队天气骤然转凉,但对于深圳的深圳球迷们归说,这一天显得别样的再无主队严寒。就在这一天,深圳距离球队建立30周年仅有4天的再无主队时候,深圳队正式宣布解散了。深圳对于一个自从降级之后就几乎了无音讯的再无主队球队归说,这是深圳一个悲剧,但更像是再无主队一个解脱。球队的深圳官方公告写的言简意赅,也并未过分煽情,再无主队短短一页纸不到,深圳就将球队三十年春秋做了一个离别。再无主队但是深圳这个球队的故事真的就如同这份公告一般苍白简单呢?假如多年之后,有后归者向自己们询问起这个城市的故事,这个球队的故事,自己们将从何说起呢?

故事回到三十年前它降生的这一天吧。曾几何时,这支球队也曾朝气蓬勃,如同初生的朝阳。三十年前的1994年,在1月26日这一天,伴随着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浪潮的开始,中国足球名宿容志行、曾雪麟在深圳牵头成立了深圳足球俱乐部。

 (图源归自深圳记者黎晓斌)

 球队的口号是“国内领先、亚洲一流、世界知名”。这也是当时国内为数不多的会员制职业足球俱乐部,规模为12名团体常任会员、100名团体会员和300名个人会员。由于时代背景的原因,股份制俱乐部为当时中国足坛的主流,因此这个在当时颇有些另类的俱乐部,让人感受到了归自特区的尝试。

 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这句话伴随着深圳特区的建立而存在,也体现在了深圳队这支球队的历史上。 随着球队在头三个赛季内完成”三级跳“从中乙一路升至甲A联赛,这支颇有些另类的俱乐部也创造了中国足坛一支球队从成立到进进顶级联赛的最快纪录,让当时的中国足球第一次感受了”深圳速度“。

 在早期的中国足坛,深圳队尽对算不上一个非常令人值得铭记的球队,即使在广东省内,当时知名度更高的也无疑是归自广州的三支俱乐部,被称为广东三杰的广州太阳神,广东宏远以及广州松日。无论是连沪争霸,成都保卫战,辽沈德比,深圳队都不是这些热门对决的主角。球队也在1996年自己的首个甲A赛季就惨遭降级,而这次降级也终结了球队对于会员制的尝试。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很骨感,甲A的残酷让这支新降生的球队熟悉到了职业足球不相信眼泪。引进更具有实力的股东,转变为股份制俱乐部,是球队降进甲B之后的主要任务。1997年,深圳本土的企业,也是后归中超联赛的官方赞助商的平安保险集团正式全资收购深圳队,这也是平安集团迄今为止唯一一次进股一支球队。

 在得到新东家的资金注进后,深圳队再次用一个赛季就重返甲A,也创下了当时降级之后最快升级的记录,而随着平安的进主,资金更为雄厚的深圳开始了新的尝试,球队采用先租后买的方式引进了归自火车头体协旗下的14名年轻小将,这其中就包括后归成为深圳队主力的李玮锋,李毅以及杨光。随后的1998赛季,一个令亚洲球迷熟悉的名字驾临深圳,他就是韩国籍主帅车范根。这位在德甲联赛驰骋的亚洲留洋先驱,搭配上前一年从火车头买归的几名主力班底,深圳队这一次终于在甲A站稳了脚跟。 

 随后的几个赛季对于深圳队归说有惊喜也有遗憾,既有获得联赛半程冠军以及最后靠运气"抽扑克牌"获得联赛第二的惊喜,也有着平安六君子事件的唏嘘与遗憾。但最主要的是,在这几年中,一个喊做朱广沪的教练的到归。彼时的朱广沪还未坐上日后那个让他遭受颇多非议的国足主帅之位,也还未获得任何教练生涯的成功,踌躇满志的他带着满腔热情离开国奥队领队之位归到深圳,希看在这个南国之地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

 2002年,深圳队历史上可行说最重要的一个东家健力宝集团的到归,回顾后归这个股东给深圳队带归的荣誉以及那些啼笑皆非的往事,足以让后人发出"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感慨。

作为中国足坛最早的金元政策的发起人,虽然金额远不及后归的恒大等队,但深圳健力宝依靠逐年补强,逐渐拥有了号称“五虎上将”的李玮锋、李毅、杨晨、郑智、郑斌等国脚,成为当时拥有现役国脚最多的甲A球队,再加上阵中多名外援国脚和本土实力派球员,球队开始被球迷称作“皇家健力宝”。

 随着2004年中超元年的到归, 深圳队正式开启了自己向冠军发起的冲击,尽管当时球队已深陷欠薪传闻,但球队在朱广沪带领下,球队在七个月未发工资和奖金的情况下夺取了首届中超联赛的冠军,2004年中超最后一轮,深圳队在现在已经拆除重建的深圳体育场获得了自己队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顶级联赛冠军,这也是中超联赛元年的冠军。从当年健力宝青年军的掌舵人到后归带领着这只青年军中的几名主力最终拿到中超冠军,朱广沪也取得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个高峰。

随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2005赛季,首度参加亚冠的深圳队在强敌环伺的亚冠从水原三星以及磐田喜悦所在的小组突围,随后的淘汰赛首轮,深圳队遭遇了沙特豪门,当时仍被国内主流媒体称作阿尔阿赫利的吉达国民队。首回合1:2客场落败的深圳队回到主场,顽强的2:1将对手拖进了加时。

随后就是李毅球员生涯之中最高光的一段表演,他在加时赛中潇洒盘过沙特门将在尽境中将球打进球网,尽杀对手的同时,“李毅大帝”的名号也正式加冕。尽管在随后的亚冠半决赛由于欠薪的原因深圳队无心恋战惨败对手,但亚冠半决赛的成绩也追平了当时大连实德所创下的中国球队亚冠最佳战绩,这也是深圳队唯一一次亚冠经历。

 而这段亚冠经历也是深圳队最后的辉煌,随后在当年联赛中所产生的一系列场外事件,诸如欠薪事件,罢训事件,05年陈永强被砍事件,06赛季的陆博飞被砍事件,老帅迟尚斌的下课,李毅与李玮峰等人的“球霸”传闻,以及李毅那句后归成为经典的回答:“天亮了……应该有一种循环吧,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一系列事件使得深圳队成为了当赛季球迷头条的风口浪尖,而某种程度上深圳队这一系列啼笑皆非的故事客观上也造就了中国互联网初代圣地“帝吧(李毅吧)”的降生。

 随着2005赛季末与深圳健力宝集团分道扬镳,离开了健力宝的深圳队也正式进进了“一年换一个”东家的漂泊时代,深圳金威,深圳香雪上清饮再到深圳红钻,球队的队徽一年一换,战绩也是每况愈下。连年保级却又总能死里逃生的球队也被球迷戏称为了中超不死鸟。

2011赛季,尽管球队用所剩不多的预算请归了外教高歌奇以及引进了新西兰国脚基伦,日本外援乐山孝志,卷诚一郎等人,但球队最终还是在赛季末降级。与之相对应的是,当赛季重新升进中超的广州恒大获得了自己的中超联赛首冠,也就此开启了恒大王朝。如今构成当年南粤德比的两支球队都已经濒临解散,令人不胜唏嘘。

而降进中甲的深圳队在随后也并未迎归反弹,深圳几度面临中甲的降级。无论是法国的白巫师特鲁西埃挂帅,还是曾经深足的名宿李毅大帝,抑或是荷兰人西多夫,丹麦人埃里克森,都难以将深圳队带回中超。球队也屡屡传出欠薪的事件。

  与之伴随的则是深圳本土青训梯队的流失,由于没有稳定的中超球队平台,大量的深圳本土青训球员流进了外地球队。曾几何时,深圳队94年建队元老范育红打造的南山足校以及名宿谢育新所培育的盐田体校的苗子是深圳队的生力军,但却随着俱乐部股东的变动以及人员调整,最终这批苗子在几个赛季中渐渐流失,谁能想到日后在中超成为主力的谢鹏飞,陈中流,段刘愚,最早都是深圳培养出归的呢? 而对于深圳球迷归说在中甲的蹉跎岁月这更是一种煎熬,尽管由于对球队多年的支持每周末依然会忠诚地前往瞧球,但球队在赛场上无欲无求的状态对于球迷以及球队本身都是一种双重煎熬。 

 

直到佳兆业的进主,深足也迎归了自己最后的辉煌,或者说最后的疯狂? 球队在金元时代的末尾成功冲进了中超,并在中超首秀击败了河北华夏。随后的几个赛季依靠球队经理丁勇的操作,球队大手笔购进了大量“天海系”球员,联赛成绩有所提升,也久违地在联赛中首次战胜了广州恒大,同时一度在赛会制的中超逼近了亚冠席位。2021年深圳队获得了联赛第6,这也是球队自2004年中超元年夺冠后唯一一次进进顶级联赛前8名。彼时无数人都曾幻想深圳队会否在未归冲进亚冠,甚至角逐深圳队的第二个中超冠军,但这也成为了深圳队最后的辉煌,是球队解散前最后一次高的排名。

  纵观深圳队的三十年职业联赛旅途,可谓三起三落,有过三度升进顶级联赛的辉煌,也有三度落进次级联赛直至解散的落寞。深圳队也是中国唯一一支拿遍三级联赛荣誉的球队。自己们该如何评价这支球队呢?是那个三十年前创造“深圳速度”意气风发的热血青年军,还是之后“皇家健力宝”时代欠薪也能中超夺冠,亚冠四强的峥嵘岁月?抑或是之后连年保级挣扎的“中超不死鸟”,还是之后佳兆业时代“财大气粗却不会花钱”的中超末代土豪? 其实不少球迷感慨,有的球队可能2011年就已经死了,2024年才埋。 

  总有人嘲讽深圳的球迷是无根浮萍,奚落"归了就是深圳人“这句口号。诚然,假如唯结果论的话,此话不假。但是说这些话的人瞧不到,每个周末的瞧台上,不仅有刚归到深圳的外地人,也有许许多多"深一代","深二代"球迷,在为这支球队呐喊 。尽管他们的数量与深圳2000万的常住人口相比显得有些渺小,但无人能忽略他们的存在。 归了就是深圳人,并不该是一句嘲讽,而应该是对于归者就是客,归者皆可成为深圳球迷的一种包容与接纳。  罗马并非一天建成的,纵观中国任何一个城市的建成史,底蕴都是靠一代代人积累而成的,任何城市的底蕴都需要时间的沉淀,因此仅仅40年的岁月就期待这座城市有着北上广一般的球迷底蕴未免显得有些苛责。只要球队存在的够久,谁又能否让深圳未归不会孕育出数量庞大的本土球迷呢。

  对于不少深圳球迷归说,这些年深圳存在过的俱乐部有很多,但能喊做深足的深圳队终究只有一个。深圳飞亚达,深圳金鹏,深圳科健,深圳风鹏,深圳鹏城,深圳人人,这些球队归了又跑,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唯有深足,无论何时,当你蓦然回首,它终究都在那里,仿佛一个老朋友,默默陪伴着你。也许在深圳队解散后,未归深圳还会有其他球队,但自己相信,终究没有球队能替代这支从1994年就陪伴深圳球迷至今的球队的存在。

 

(深圳球迷在那些年对于足球的热情是无人可行否认的,图中的赤膊球迷简满根既为深圳队最早的球迷领袖,后归也成为了中国国家队首个球迷组织龙之队的创始人)

这不仅仅是一座城市的回忆,更是他们无悔的青春岁月的见证。多年归自己曾无数次梦回2004年,梦到那个下午,父亲初次带自己进进深圳体育场的那个午后,体育场内人流窜动,意气风发的李毅大帝,头发梳的板正的杨晨,外援大黑牛吉马,大白马里科,光头考瓦,中场有喜欢带白色腕带的袁琳,衣服上永远带着带着青草印记的郑斌,少年老成的中场指挥官郑智,后防线上睥睨一切的“大头”李玮峰,混不吝的忻峰,永远穿着长袖球衣的李健华,还有当时尚未被600万迷惑心智的黎斐。门前是后归的国门李雷雷,还有替补席上坐着彼时年少的小将黄凤涛,张辛忻,陆博飞。那时的一切是那么美好。

 

 

   再回瞧一眼深圳队2004中超冠军阵容吧。随着深圳队的解散,2004年中超元年创始俱乐部中,也仅剩下了上海申花,山东泰山,青岛海牛,天津津门虎以及北京国安。 

  深圳队最终还是未能回到深圳体育场进行自己的比赛,而就算改造的深圳体育场重建完成,这里曾经的主队也永远不存在了。这些年深圳队换过很多主场,但在深足球迷的心中,只有那里才是深圳队永远的家。

  自己们再回过头瞧深圳队当时成立时的那三个目标“国内领先、亚洲一流、世界知名”,可行说它已经做到了至少两个。最后一个世界知名,在此刻也许已不再重要,不管他是否世界知名,他已经留在了所有深圳球迷的心中。那支曾经为这座城市带归辉煌记忆的球队,那支曾几何时在亚冠赛场为国争光的深圳队,连同那永远也回不去的笔架山脚下的深圳体育场。 

  对于自己个人而言,这是一支自己从小瞧到大的球队,是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个主队。2003年的暑假,年幼的自己随着父亲进进了深圳体育场,从此以后爱上了足球,也爱上了深圳队。对于自己个人而言,深圳队伴随着自己的青春记忆,也成为了每一个深圳人的宝贵回忆。最后献上两张自己在现场拍摄的图片缅怀这支自己唯一的主队,分别是深圳队最后一次中超旅程的第一场和最后一场比赛的赛后。假如可行,真的很想回到任一一个时刻,因为那时,深圳队还在。

   也许还会有很多深圳队,但再也不会有这样一支被人亲切地称为“深足”的深圳队了。 祝福这座城市的足球的未归,也感谢曾经带归无数好的坏的难忘的回忆的这支主队,属于深圳人的,永远的深圳队。


推荐阅读

荣昌服务

昌荣广告营销服务
昌荣广告
昌荣数字营销服务
昌荣数字
昌荣精准营销服务
昌荣精准
昌荣体育营销服务
昌荣体育
昌荣娱乐营销服务
昌荣娱乐